罗辑思维-经典语录

2019-02-27 22:28:48

简介

自己也算是罗胖的老粉丝了,业余时长听“得到”APP里面一些语音,觉得一些观点或例子比较不错,能让人产生一些启发,自己记性差,记录下来,也算日后的回味。

罗胖精选 | 政治家为什么要干预经济?

传送:政治家为什么要干预经济?

  • 市场是一只“看不见的手”。而政府就好比是一只“闲不住的手”。打个比方,一个公司设置一个部门,本来就是为了解决问题,但只要这个部门一设置出来,这些职位上的人,就要“无中生有”地做很多事情。这个,你应该容易理解。其实,政府的逻辑,也差不多。
  • 跟政府干预有关的决策,很可能不是经济逻辑决定的,而是政治逻辑决定的。

第684期 | 迷信有什么用?

  • 任何一件在人类社会长期存在的事情,如果我们只看到了它的不合理性,那就意味着,也许我们的思考角度不对,没有看到它合理的地方。所以迷信为什么会长期存在,很奇怪。
  • 迷信,还是一种策略,是人应对复杂状况的一种特殊手段和策略。
  • 认知复杂性是一个不能纵容的坏东西。对付它的办法有两个:第一,升级认知,用你的智慧,把握它;第二个恰恰相反,认知缩窄,用一个迷信,屏蔽它。

第679期 | 怎样杀死害虫?

传送:怎样杀死害虫?

  • 解决简单问题的方法,见一个解决一个,这是一种处理局部问题的方法,简单有效。
  • 解决更大更复杂问题,比如不是杀死几只害虫,而是防治一场虫灾,那这种方法可就不好使了。为啥?因为一大群虫子,构成一个复杂问题,它就不会趴在那里等着你拍死了。一个复杂系统最大的特点是会“进化”。你越想解决它,它就越强大。
  • 对抗进化,两种方法:
    • 抑制对手进化,这种策略的本质就是,虽然我根除不了你,但是我始终对你有办法。我杀不死你,但是我能控制你。(《孙子兵法》里说“围城必阙”)
    • 和对手一起进化,对付一个不断进化的东西,最好的武器,就是自己也在进化。虽然从过程中看,我不得不和这个敌人共存,但是只要在进化速度上我能超过对方,最终赢的人还是我。

第678期 | “流浪地球”为什么是个好方案?

传送:“流浪地球”为什么是个好方案?

  • 系统越复杂,我们有运气的机会就越大。

第677期 | 人类为什么会养猫?

传送:人类为什么会养猫?

  • 猫有特别强的领地意识,突然把两只陌生的猫关在一起,哪怕一公一母,哪怕母猫在发情期,它们俩也得打起来。就算我们循序渐进,先让两只猫慢慢熟悉,然后慢慢靠近,但只要它们其中有谁没瞧上对方,那也是见一次打一次。你看,一个坚持自由恋爱的物种,我们人类其实谈不上对它有什么驯化的。
  • 人和狗彼此依存的关系,是建立在现实需求的基础上。但是人和猫的关系,是建立在审美和情感需求的基础上。
  • 人类去做一件事,往往会给出一个理性的理由。但是真正的原因,也许需要下潜到人性的那些幽暗的,深远的,自己也没意识到,甚至也不愿意揭开的深处,才能找得到。

第675期 | 为什么会有“黑天鹅”?

传送:为什么会有“黑天鹅”?

  • 伟大的知识成果并不见得一定是发现什么新规律,创造一个新概念而且广为接受,往往也是革命性的成果,因为一个新概念一旦被接受,往往会刷新我们看世界的角度。
  • 什么叫对称性呢?简单说,对称性,就是你的行动引发的后果,你自己承担,这就是对称的。你的收益和你的风险要对称。
  • 如说,一家公司。当公司很小,结构简单的时候,风险是对称的。因为每一个人做一件事,就要承担它的后果。但是,当公司变复杂了以后,就会有很多岗位,他的收入不是由市场,也不是由用户、由产品、由服务决定的,它是由老板决定的。所以这个公司里面会出现一些人,与其拼命干活,还不如巴结老板。所谓大公司病,就是因为这种不对称性堆积出来的。每个人的行动和最终的结果互相之间丧失了关系。

第674期 | 为什么会有贸易战?

传送:为什么会有贸易战?

  • 比较优势,正因为有比较优势,才能让原本不被看好的地方能专攻某一项,并得以出名。扩大到国家层面也是这样,比如日本资源有限,却能将汽车产业发展如此壮大,而正因如此,现代的贸易战,其实就是动员国家力量,打击对方产业,扶植本国产业,什么招都上的时代,可能要开始了。

第673期 | 什么时候该停止思考?

传送:什么时候该停止思考?

  • 决策学里一个经典的问题——假设你经过一片西瓜地,只能走一次,不能回头,你怎么才能摘到整片西瓜地里那个最大的西瓜?
    统计学家计算出来的最优策略是一个百分数,37%,什么意思呢?就是假设这个瓜田一共100个西瓜,在经过前37个西瓜的时候,不要做决定,光做一件事,就是测量和记录它们每个的大小。在37个西瓜之后,如果接下来看到一个西瓜比以前看到过的那些都大,那就选择这个西瓜,这种情况下,你摘到最大西瓜的概率是最大的。
  • 理性的人,不是那种要穷尽理性的人,而是应该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的人。

第671期 | 你要做刺猬还是狐狸?

传送:你要做刺猬还是狐狸?

  • 一个著名的段子:有人问神父,说我祈祷的时候可以抽烟吗?神父说,当然不可以。那又一个人问,我抽烟的时候可以祈祷吗?神父说,当然可以。
Go zk(zookeeper)服务发现

简介 zk同etcd一样,存储数据格式均采用key-value类型,而我们在进行微服务开发时,这两者大部分的应用场景都是应用在服务发现以及服务配置上。 流程 基于zk的服务注册与发现大致流程如下: 如:A、B两个服务均在内网环境,A需要向B发起接口调用,A需要从本地的缓存中获取出B对应的调用ip:port信息,然后向B发起调用。A中的缓存是A服务在启动时就开启了一个协成或线程用于从zk中拉取或监听服务数据,而zk的服务数据是通过B在启动时开启了一个TCP长连接向zk进行的服务注册。 实现 整个流程相对简单,以下为服务发现的监听测源码,该源码依赖 github.com/samuel/go-zookeeper package main import ( "fmt" "time" "github.com/samuel/go-zookeeper/zk" ) var ( path = "/entry/test" ) func main() { c, _, err

could not launch process: decoding dwarf section info at offset 0x0: too short

背景 我在使用Goland进行Go的测试用例调试时,发生了could not launch process: decoding dwarf section info at offset 0x0: too short,而在终端中执行go test又能正常执行并打印我们想要的日志 原因 我的开发环境为: Mac OSX Goland:2017.03 go version:v1.11.5 我原本Go语言版本是v1.10,最近对Go的版本进行了升级,直接升级到了v1.11.5。语言版本算是正常升级了,升级语言版本对应的工具也会随着升级的。事实却是:Goland使用的是自己的dlv工具,并没有使用我们自己手动或者通过brew install安装的dlv工具,并且Goland自带的dlv工具在Mac的keychain中应该出现了未授权或者过期的情况,从而导致了以上的报错产生。 解决 解决办法有两种: 直接升级Goland的最新版本,最新版本里面解决了这个问题 如若遇到了更新最近版Goland遇到激活问题,请点击这里 更新dlv工具,